探索世界最为恐怖的人肉“尸疗”

图片 1

“尸疗理念并非文艺复兴时期首创。罗马人会喝下被杀死的角斗士的血,来吸收身强体壮的年轻男子的生命力。15世纪的哲学家马尔西略·费奇诺(MarsilioFicino)也认为,从年轻人的胳膊上饮血可以获得青春的精力。诺布尔在书中提到,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古代印度等其他文化中,人体部件也被视为具有疗效。

即使在“尸疗的巅峰时期,也有两群人因为野蛮行为而被妖魔化。一是天主教徒,新教徒谴责他们的圣餐变体论他们认为圣餐仪式中的面包和酒在上帝的神力之下,转化为基督的肉和血。

图片 2

另一群是美洲的原住民,关于他们食人习性的传闻,使人们的歧视显得正当起来。“这完全是虚伪,范德堡大学的人类学家贝丝·康克林(BethA.Conklin)说道,她研究过美洲的食人风俗。当时的欧洲人清楚“尸疗药物的来源,但通过某种自创的变体论,对自己的食人行为视而不见。康克林发现欧洲的“尸疗与她所研究的新大陆食人风俗之间有明显的差异。“除了西方之外,几乎所有食人习俗都有社会性,就是说与吃和被吃的人的身份是有意义的,她说,“而在欧洲,这种关联几乎被抹消了。

图片 3

在16至17世纪时的欧洲,尸体入药达到顶峰,上到头疼下至癫痫,都被纳入过治疗范围。社会的各个阶层都以尸体入药,就连皇室、神职人员,甚至科学家都未能免俗。尸体的器官,头骨、甚至是被杀死的角斗士的血液都会被人们一抢而光。许多欧洲人经常性地进食含有人骨、人血或脂肪的药剂,这“尸疗看似是一种健康疗法,实则是野蛮的变相的食人习俗。